欢迎您的到来!   设置首页   收藏
你的位置:主页 > 人力资源 >

《妙先生》电影观后感——“殷果相连”和“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 2022-04-29?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作为影片女主角,可能是很少遇到的。没有脸的女主角,从头到尾脑袋上都罩着白色面纱,且用毛笔绘制了凶神恶煞的表情,当心态较为平静,没有进入战斗状态的时候,是什么都没有的一块白布,如果蒙面是隐藏自己的表情,防止泄露内心的信息,那么她既蒙面又“七情六欲”直接放大描绘在脸上,那么这个方式就蛮有深意,她可能是希望跟别人保持交流的,但是限定在通过“看”的方式,保持距离,不要靠近,你最好在最短的时间知道她的情绪,做出最佳的行为反应,要不然她只消勾勾手指头,脑袋就掉了。

  看上去是“凶恶”的,产生的害怕和回避的心理反而是有利的,保护了殷凤设置的“杀人”装置最小程度的被触发,也减少了殷凤再一次体验自己是个“杀人者”的过程,毕竟,她对自己通过杀人来拯救世间的方式,经不起太多推敲,只要谁能不被她坚硬凶狠,具有侵略性的外表所吓倒,还有能够过上几招的能力,这层“伪装”很快就能卸下来。所以她遇上丁果,是命中注定的“劫”。

  身材高挑,红衣,红伞,红色手套上发光的圆环,蜘蛛侠一般发射出去带尖矛的细丝,红伞可以发射子弹一般的东西,并且撑开后可以在天空滑行,几乎集齐了“杀手”所有的原型,尖锐的(发髻上的发簪,红伞边缘锐利的尖刺,发射出去的“子弹”,锐利矛头的绳索,长且有力的手指,总是站的笔直挺拔的身体)“物”,还有内心的“尖锐”,固执的坚信自己的信条,一言不合就动手取人性命,醒目的正红色,与“腐败这个世界的彼岸花”一个颜色,象征着火焰般热烈的,强大的吞噬性能量,而太纯粹的“阳”带来的也是动荡,所以,丁果的人物服饰的“蓝色”,与其配重,一个分裂一个抑郁,在其相遇之时2个都极端的力量发生的碰撞注定激烈,因二人实力不相上下而有了对话的空间,因有了对话丁果启发了殷凤的思考——有很多事情跟她想的不一样,简单的方法不代表快捷有效,还可能是无知。她对丁果的“方法”产生了兴趣,也意味着她对另外一个人的内心是怎么感知这个世界,尤其是处理矛盾和困惑的心理过程产生了兴趣,她开始从被仇恨上了枷锁的自我封闭空间里往外走了一步。

  能成对手的,也是知己,同样的,能治疗重症的,比如人格障碍,那咨询师也得有人格障碍这个部分,象征层面对自身“恶”的体验与觉察如果缺乏探索,那么单纯的想去“拯救一个深陷痛苦泥潭的人”,很可能就像是轻率靠近殷凤一样,被秒杀是分分钟的事情。

  接下来,就是2人一起走上寻找真相的冒险旅途(此时的梁师傅已经差不多是个npc了,因为他与丁果的相处模式已经固化,并未产生扰动,看似关系不错,其实并无心灵的交流,更多的是对对方保持距离的感叹)在这时,这二人的关系,借助冲突和矛盾撕开一些坚硬心灵外壳中的缝隙,“阴阳”开始汇聚,理性与情感进行了双向的流动,原本各自坚持的信念都开始松动,而改变,可能发生在二人都没有意识到的情境之中:

  比如丁果给殷凤讲解彼岸花的由来,这超乎殷凤的想象,在丁果不想多描述准备转身走开时,殷凤下意识的用红色缠住了丁果的手腕,锋利的刀口在他手腕上缠绕几圈后落下,把他留在原地停下脚步,这是殷凤杀人之剑第一次用在没有溅血的场合里,而是用在了“别走,我想跟你继续谈谈”的语境之中,她可能从未与人说出过这样的话,当下虽然也不行,也没有启动既往的模式——发生矛盾冲突的时候,直接抹杀对方以捍卫自己“我是对的”的确定性与连续感。(当然也有她跟丁果真的交手其实占不了多少便宜的前提,维护“善”和自身边界,光依靠“道理”是无用的,“善”只是强者的选择。)

  丁果在面临只有一只火蝉蜕,红嫣夫人与算命先生中救谁的难题中,被心急的殷凤快手选择救了红嫣夫人,丁果此刻有一个非常迟疑纠结的表情,一个是能给自己昆仑剑的“重要之人”,一个是萍水相逢算出自己死期也躲不过的潦倒老人,那一瞬间他好像分不出这二人生命价值的“权重”,算命先生死后丁果开始劝梁师傅“早日退休”,他撇着脸,好像自言自语,似乎经历刚刚的死亡,他内心开始涌动对梁师傅的担忧,而这在以前,在“为了把隐秘带出去,所有的资源配给要给最有可能活下去的那个人”信念之中生活的他们,丁果可是面对垂垂老矣的师傅体力不支之时,也不会把自己的食物匀给他的人,似乎下一秒师傅死了,也是死得其所,跟自己无关,这是他第一次流露出对自己身边之人的牵挂。

  但是“答案”始终是无法一开始就给出的,无论是哪个版本的故事,“取经”和“寻找真理”“面对真相”这一类,都有经历非常曲折的过程,跨越千山万水,遭遇各种磨难,与死亡交手N次,或者生死轮回N次,终于获得了,也许是主角早就耳熟能详的道理OR简单的要命的一句话。从事心理咨询工作,最明白讲道理能发挥的作用是相当有限的,也知道,人心对于“真相”始终是排斥的,只想“好”不要“坏”,始终是原地打转,有时候症状的缓解,可能是版本更新补了些BUG,它变得更高级更精致而已。

  所幸殷凤与丁果互相质疑对方的信念,如果他们没有遇到彼此,那么每人身上所携带的世界观都会变成某种“世界运行的真实”,这结构完整的天衣无缝,二人一起走上求证之路,寻求千佛洞隐秘真相之时,也是在表达:或许,这世界有我跟你所坚信的,第三种可能。“杀好人,救坏人”,是怎样的“因果”?

  在没有得到答案的时候,“殷”和“果”开始在彼此原有的封闭空间里发生了一些变化, 二人在路途中,殷凤多次帮助他们,看似问都不问就痛下杀手的“红衣女魔头”,其实有比丁果更多的对人的信任,丁果额头上的朱砂印记是他浑身上下唯一的“红”,估计也只是红颜色而已,并没有温暖过他内心的冰冷,殷凤多次冲动行为和内心暴虐之时,丁果冷静的回应(多次使用“截”法)也平衡了她失控的能力,此时,二人更像是一种互补性的存在,“殷果相连”,因流动而带来转化的可能。

  之前以为自己是“拯救这个世界唯一的存在”,体验到巨大的恐慌,迷茫与困惑之时却无人倾诉,因为身边没有一个人是经历过,理解过,懂过自己到底处于怎样的状态之中,身负被“妙先生”选中的人,拥有的力量强大,但无法产生与“恶”相抗衡,殷果相遇的时候,在对方的身上照见了自身,敢于去触碰封尘已久的碎片,去重新解读自己发生了什么,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因果亦是什么。

  在进入千佛洞(影片中一直是“窟”,我用“洞”来替代,因为整体上这个地方跟生命原始的孕育之处有相关的联想)前,面对往前一步的巨大危险,丁果看着水面,水波反射的光亮映射在他的瞳孔中,好像他忽然间有了神采,这是全片中第一次出现对丁果瞳孔“灵动”的处理,接下来,他对殷凤说:

  接着他一头扎进深不见底的水中,这个时候的丁果挺身而出,还是带着“我是被选中的人,这个事情只有我来做,只有我才能去牺牲”,而“我们”,也是第一次出现在丁果对于殷凤关系的描述中,之前的满长岁月,只有孤独破碎的“我”,现在,仍然是破碎的心试图盛满绝望的自己,但是身边多了一个同伴,孤独,被暂时性消融了。

  这句话像是给殷凤交待遗言一般,他对于妙先生的疑问盘旋心头很久很久了,而妙先生则是“寻迹者”的信仰,他身为被“信仰”,神灵一般的人物选中的最强大者,又会跟谁说呢?按照他怼人杠精的设定,也不会留给其他人质问自己的机会。

  可是他跟殷凤说了,而不是跟自己师傅说,也许殷凤不属于他所熟悉的世界中的一份子,可能有他内心预判的所有可能之外的可能吧,他把自己最大的痛苦交给了殷凤,然后选择“自杀”,在下潜之后快要穿越“门”的时候,丁果陷入昏迷之时看到殷凤也跟随自己而来,还有梁师傅,他们将他带出绝境,进入了千佛洞。

  他觉得惊讶,殷凤要是稍有犹豫,就会错过时机,大家都会一起死,但是殷凤奋不顾身的一跃,回答了他的问题:谁来拯救我们?我不知道,但是此刻我来救你。

  自己要拯救很多人,乃至拯救这个世界,看似重大责任的背后,同样背负了一个杀人者的内疚和痛苦,以杀戮应对杀戮,以少数人的生命换取多少人的生命,以此来换取“新世界”,丁果始终感觉到沉重,因为这个起点,就是他在面临妙先生给予自己重生之时,做出的选择,要么走这条路,要么不承担这个责任,全世界的人类都将死去。

  两个选择,每个都充满了死亡的压迫感,丁果被这种威压之下的无法选择第三条路,就是自己真正的死亡,回归自然,成为万物,他的内心相信自己的生命等同于全人类的生命,他无法接受人类与众生都是自然规则下的渺小特性,拒绝了这种真实,自己不能死也无法好好的活,变成了一个执行任务的机器,殷凤没有给他逃避的机会,丁果将“责任”放在首位,殷凤将他的生命放在首位,并用当初丁果怼她头脑简单冲动上头即刻行动化的方式去证明了这一点——不加思索的,忠诚于内心的选择。

  如果彼岸花的有毒孢子消散, 那些敌意,贪婪,自私等“恶意”消退,按照影片的逻辑,人类社会会恢复到一个勤劳踏实,务实,互帮互助,心怀友善的世界里去,这种生活方式,重视自给自足,重视与大自然的关系,内心的满足感容易从简单的,淳朴的事物之中获得,而不是被身外之物吸引,追逐名利而付出更多,放在当下这个现实世界,这个片子本身的隐喻已经是太多真实发生的“因果报应”。

  殷凤和丁果踏上各自的“使命之路”后其实每一天好日子过,流浪,风餐露宿,无数次与擦肩而过,被误解,被追杀,这样的生活就是“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如果完成任务,世界得以拯救,那他们会怎么选择过生活呢?那个时候可能不需要人当“寻迹者”了,所以,当殷凤面对丁果的死亡,问梁师傅,怎样才能成为丁果?梁师傅的回答是:

  妙先生最后言:等到下一次彼岸花泛滥的时候,就会再次唤醒他,毕竟,人类越来越健忘了。当“英雄”复活的时候,亦是末世,“希望”诞生的时候,别忘了它的根扎在哪儿,因在哪儿,果就在哪儿。

  可能你我就活在“彼岸花有毒的孢子泛滥”的世界里,那么多“需要被拯救者”,那么多“拯救者”,谁是“丁果”?谁又是“殷凤”?

  身为国产动漫给我最大的惊喜,就是尝试摆脱“低幼”的刻板印象,PG13的电影分级,也差不多就标明这是一个给大人看的故事,同工作室出的《大护法》用低幼的人物设定讲了一个更完整更暗黑压抑分裂的故事,并且使用了昆汀式的暴力美学,从90分钟的叙述时间上,《妙先生》比不上《大护法》,但是我非常惊讶导演和编剧居然想讲这样的故事,用原创的世界观构建独立的人物和剧情,这是很有勇气的做法,《妙先生》绝对有做成TV剧的体量,但是能不能过审,EMMMM………..

  影片本身问题肯定存在,更丰富的故事层次,会更考验表现手法,感情线基本被剪的差不多或者是没有时间去表达,有些镜头转折会感觉到突兀,我补完了官方的漫画,篇幅不长,有更多的细节,两人性格比起影片更加生动活泼,总之自古红蓝出CP,呵呵呵。

  陈伯炜国际潜意识引导OH卡系统培训( 9.10-11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